我叫冯永海,是河南第一批援鄂医疗队临时党总支组织委员、二病区科主任。这几天,河南第一批援鄂医疗队的任务更重、工作更忙碌了。

2月11日,武汉市第四医院医师全部撤出病区,病区由我们医疗队完全独立管理。我被医疗队任命为二病区科主任,一时间觉得压力山大。原来病区四院的王喜丰主任和我详细交接班,仅仅交接注意事项我就满满记录了三大张纸:每天需要向医务处上报新增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、病危病重患者以及符合条件的出院患者;哪些患者可以申请新冠病毒核酸检测、哪些需要复测;还有电子病历问题、和家属沟通问题等等。

一连串突增的繁忙而琐细的工作,让我在当天晚上突然眩晕发作,一时间天旋地转,不能平卧,在桌子旁趴了一个小时才慢慢缓了过来。王喜丰正好是他们医院神经内科主任,得知后立即给我详细检查,给予建议。武汉第四医院本病区的护士长袁芳非常热心,和医疗队的护士长卢仁辉配合默契。大家豫鄂并肩,联手合作,目前科室运转顺利,病危患者减少,患者的心情较刚入院时也都有所好转。

本来,病区独立工作已经让我们压力陡增,2月12日,武汉四院医务处又通知医院要扩增床位300张,我们河南医疗队和浙江医疗队各增加一个病区,医务人员不增多,显然大家的工作负荷将再次增加。

2月14日虽然排到我轮休,可一想到病区要上报的各种表格,作为二病区科主任,责任使然,我又坐上了去医院的班车。到了病房,看到大家正在忙着各种报表,由于报表的内容经常有变化,确实有点无所适从,我拉着在场的几位老师一一讲解清楚,把当天该报的表格一一完成。

整理完报表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就穿上防护服全副武装进了病区,去看看我们前一天的“小爱心”是否有了好回报。

这是一位68岁的患者,数十年的糖尿病导致广泛的动脉硬化闭塞,又因为这次患病加重了原来的循环障碍。入院时,老人四肢末梢青紫发绀,疼痛难忍。队员们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。我一边反复给老人讲血糖紊乱的严重后果,一边想办法为他调整降糖药物。护士长卢仁辉、李晶细心地找来毛巾,用透明胶带为患者双手做了一双“手套”,护住老人冰凉、疼痛的双手。护师李晓艳为防止老人反复使用导致“手套”滑脱,又特地找来针线把“手套”仔细缝制。因为带上护目镜干针线活存在风险,卢仁辉反复叮嘱要注意安全。

见到老人后,我看到他的双手在我们“爱心手套”的保护下,手指末梢的颜色较前一天变浅了,疼痛感也减轻了,老人连连说着感谢,我心里十分欣慰。(辛静整理)